Mobile menu

Local TV Programmes

Displaying 1 - 10 of 406

星期日檔案

反修例風波引起社會動盪,不同年紀和階層的市民開始尋找方向,移民是城中熱話。有中年人賣廠舉家移民,有年輕人通過升學途徑作為移民的踏腳石,但亦有人視香港為家,擁有外國國籍的人士,仍堅決留守香港,他們對於未來又有何計劃?去與留如何做決定?

星期日檔案

香港人的壽命全世界最長,男女的平均壽命達到81.7及87.66歲。雙老家庭的數字不斷上升,「以老護老」的情況越見普遍,近年發生連串照顧者悲劇,由照顧者面對巨大的壓力引發,但政府一直沒有針對「照顧者為本」的政策。前兩年政府推出「照顧者津貼」及「社區照顧券」試驗計劃,支援照顧者的需要。但是卻被批評門檻高、名額少、支援零碎。這些照顧者政策是否真的可以幫助到照顧者?

星期日檔案

部分基層兒童因為家長為長期病患者、工時長或來自單親家庭,需要獨立自理生活,分擔照顧家庭的工作。他們年紀小小便懂得買菜煮飯、打掃洗衣,甚至照顧年幼弟妹或病重家人。外國社福研究定義這群孩子為「未成年家庭照顧者」,認為兒童承擔照顧工作,將影響他們的身心及社交發展,但其照顧角色卻易被社會忽略,導致缺乏適當支援。

星期日檔案

反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的示威及警民衝突,由6月9日發生至今已經超過三個月,不同背景、階層、政治立場的香港人於這段日子裡,情緒如坐過山車,被接二連三的事件所牽動。有機構的調查顯示,有市民出現高危情緒困擾,有部分人更出現自殺念頭。社會事件如何影響小市民的生活和情緒?令他們最感到困擾的是甚麼?坊間組織如何為大家急救心靈?

星期日檔案

穿越橫街窄巷,總有一班年長的工匠,在街角默默耕耘,用雙手修補他人珍貴的物件。食環署自2015年起,向具懷舊本土文化特色的無牌街頭工匠,簽發新的固定攤位(工匠)小販牌照,包括補鞋匠、鐘錶修理匠、鎖匠及線面師等。食環署早在十年前為工匠登記,不過,真正獲得發牌的工匠卻是寥寥可數。工匠怎樣才可以獲得發牌?他們的手藝又如何能夠承傳下去?

星期日檔案

粉嶺龍躍頭圍村有一群婆婆,五十至七十年代經歷盲婚啞嫁,出嫁時會唱哭嫁歌謠,表達對婚姻不由自主、傳統女性命運的無奈與傷感。她們婚後生子顧家、種田勞動,地位及待遇卻隨著現代社會轉變,漸被忽略遺忘。當年圍村新娘傳唱的哭嫁歌,2014年被納入香港首份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,更有非牟利機構獲政府資助研究,紀錄這群末代「哭嫁新娘」的故事。

星期日檔案

香港中學文憑試即將放榜,莘莘學子將會收到成人禮的第一張成績表。公開試被喻為「一試定生死」,一個考試怎樣主宰人生?有調查顯示,愈來愈多青少年受情緒困擾。有機構在2018年向21間全港中學收集問卷,發現在約7,500名受訪學生中,逾半呈抑鬱徵狀;四分一中學生出現焦慮,大部分學生表示壓力來自於學業。

星期日檔案

男士一向被標籤為「剛強」、「堅毅」。2017年一個全港性精神健康調查顯示,本港男性的精神健康顯注較差。面對家庭及事業的壓力,不少男士傾向處理問題而忽略情感需要。香港男性要突破性別定型,坦承接受情緒困擾,有幾大阻力?坊間不乏對兒童、長者、女性的支援,惟男士一環則較少關注,社福機構如何回應男士的需要,協助他們及早體察自己的需要?

星期日檔案

近年有不少人選擇發展多項事業,不再追求單一的「朝九晚五」全職工作。他們在介紹自己的工作時,須以斜槓符號「/」來區分不同職業或身份,被喻為「斜槓族」。有機構推算,香港於2015年共有五十多萬名彈性就業者,佔總就業人數13.9%。「斜槓族」的生活是怎樣?他們為甚麼展開多職生涯?當中遇到甚麼挑戰?

星期日檔案

香港醫生人數不足,市民亦面對急症室與門診輪候時間長的問題。除了增加醫生供應,另一方法是釋放護士的潛能,讓她們負擔起更多工作。事實上,外國早有專科護士和執業護士的概念,在基層醫療和醫院醫療,皆扮演重要角色。但在香港,受限於訓練制度和法例,護士的職能仍未完全發揮。雖然如此,在社會上仍有一群護士,嘗試實行各項計劃,以實際行動告訴大家,護士不只是醫生的助手。

Pages